今天是
文化学者主页 > 诉智智库 > 文化学者 > 文化学者

余秋雨

来源:诉智—基础教育智慧输出中心 / 时间:2014-01-07 09:34 / 点击: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      余秋雨,1946年8月23日生于浙江省余姚县,现任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。中国著名文化学者,理论家、文化史学家、散文家。196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。 1980年陆续出版了《戏剧理论史稿》《中国戏剧文化史述》《戏剧审美心理学》。1985年成为当时中国大陆最年轻的文科教授。[3] 1986年被授予上海十大学术精英。1987年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的荣誉称号。2011年被授予甘肃联合大学荣誉教授。2010年起担任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。

《文化苦旅》

《山居笔记》

《霜冷长河》

《千年一叹》 

《行者无疆》 

《晨雨初听》 

《摩挲大地》

《问学余秋雨》

       记者:你当年为什么会报考上海戏剧学院?

  余秋雨:考上海戏剧学院有两个原因。一个就是我当时得了上海作文大赛的一等奖,得奖了我就很骄傲,觉得我的作文已经成教材了,我的老师在讲我的“课文”。这时我就从内心骄傲,觉得读什么大学都无所谓,所以要考一个最难考的学校。那一年文科最难考的是上海戏剧学院,英文要考两次,巴金的惟一的女儿也在考这个学校。郭沫若在科技大学,看到化学系高年级有一个学生剧本写得特别好,他也让他来考戏剧学院。出于虚荣心就使我来考了,一考就考上了。考完了我爸爸不同意,每天写信给招生委员会,说余秋雨坚决不读戏剧学院,因为我已经考上了军事外语学院。当时的上海教育招生委员会主席跟我谈,说我们国家由于长年的战乱,军事人才太多,艺术人才缺乏。就这样,我进了上海戏剧学院。进了学院我就后悔了,因为当时已经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了,当时看的剧本全是左倾的剧本,而且每天去劳动。

  记者:上世纪80年代,《艺术创造工程》深受好评,那个时候中国文化界是一片空白,正是出学术成果的时候。可是你做了院长,中断了学问研究。当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?

  余秋雨:我很不愿意中断学术研究。但是我在外地考察傩戏,考察傩文化史,在边缘的地区,那很艰难。傩文化就是戏,是中国原始的演艺形态,我的论文在夏威夷杂志发表,国际同行影响很大。我去考察的时候,胡耀邦出来,搞干部民主化,我们学校是文化部的试点。搞民意测验,我是第一名。在这种情况下,文化部一个教育司的司长直接来找我谈话。他找我谈话的时候我以为他让我当系副主任,因为我们缺一个系的副主任。我想我没有时间啊,我要做学术。我就没想到,做一个系的副主任,哪要文化部的来啊?后来才知道是要让我当院长。现在有很多讲“文革”的事情的人有一点不明白,当时的政审主要是“文革”问题,没有其他了,因为胡耀邦、邓小平他们已经把社会关系和家庭出身的问题全部取消了,主要看你“文革”表现。“文革”表现只要有一点污点的,当时连科长都不能做,而我做了院长已经是正局级。

  记者:从你后来辞官的行为来看,你似乎并不贪图权力?

  余秋雨:出任戏剧学院的院长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感,就是你有没有能力去挑起和你自己和你家人无关的重担,而这份重担和现在完全不一样,经济上毫无收入,很贫困。我记得上海报纸都登了,鉴于余秋雨同志的杰出学术成就,上海市人事局准备提拔两级工资,从78块到87块。学校还开了个庆功会,买了些东西……我在《借我一生》中写到了,我当院长的时候,我住的条件有多艰难。

 

 
上一篇:于丹